凝聚奋进力量 谱写极地工作新篇章

作者: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38469;?#38388;:2019-01-18 13:34:1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2018年3月,根据中央机构改革方案,组建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此次机构改革将包括极地考察在内的海洋部门职责整?#31995;?#26032;组建的自然资源部,赋予极地工作者新的?#25945;?#21644;责任。

  过去一年是变革的一年,极地考察工作者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对极地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统筹协调,锐意进取,开拓创新,砥砺前行,围绕极地考察强国建设目标和极地工作改革方向,大力提高极地科考基础能力,考察极地环境状况,探寻极地气候变化及其对全球变化的影响,取得一系列令人瞩目的成果。

  南极活动管理日趋完善深度参与国际治理

  我国在南极的活动除科学考察外,最主要的是旅游和渔业活动。根据国际南极旅游组织者协会?#32784;?#35745;,从2015年开始,我国年度南极旅游人数升至全球第二,是亚洲范围内?#20064;?#26368;早、旅游总人数最多,世界范围内增长幅度最大的国家。

  2018年初,为加强对南极旅游的管理,我国发布了《南极活动环境保护管理规定》《访问中国南极考察站管理规定》,将相关南极活动纳入管理规范,制订了《南极长城站旅游总量控制方案》《南极长城站旅游管理规定》以及应急预案等,细化游客到访我国南极考察站的相关管理规定。

  根据《南极考察活动行政许可管理规定》《南极考察活动环境影响评估管理规定》《北极考察活动行政许可管理规定》《访问中国南极考察站管理规定》,极地考察办公?#39029;?#25285;了南北极考察活动行政许可的管理,2018年,经自然资源部批准,共颁发11项南极活动许可证,批准社会南极考察活动1项,并正在加紧制定南极旅游总量控制等管理办法。

  加快南极活动立法,是?#34892;?#24320;展南极活动,依法维护我国在南极的安全和利益的客观需要,是?#34892;?#21442;与南极国际治理、提升国家软实力的必然选择,也是恰当履行南极条?#23478;?#21153;,树立负责任大国形象的迫切要求。2018年9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公布,南极活动与环境保护法被列为一类立法项目,南极立法正式提上日程。

  南极区域保护是南极全球治理的一项重大议题。为积极履行南极国际义务和责任,在中国第34?#25991;?#26497;考察期间,科考队员完成了恩克斯堡岛拟定的特别保护区的选划工作,?#33539;?#20102;保护区边界,并完成了土壤、湖水、雪样?#28982;?#22659;样品采样和?#27835;觶?#26597;明了?#21442;?#31867;群分布特点;调查了阿德利企鹅数量及栖息地特征、企鹅行为特征和历史分布区,为该特别保护区提案的?#24613;?#22880;定了坚实基础。

  2018年,我国提出的罗斯海新站企鹅特别保护区选划提案获得南极条约协商会议等国际组织的初步认可,会议同意形成以中方为主的工作小组牵头研讨,向?#38470;?#20250;议提交管理计划草案,标志着南极陆地特别保护区选划工作取得重要进展。

  极地考察保障和支撑能力取得新突破

  2018年9月10日,由中国自主建造、满足无限航区要求和具备全球航行能力的极地科学考察破冰船“雪龙2”号下水,计划于2019年?#20064;?#24180;交付使用,标志着我国极地考察现场保障和支撑能力取得了新?#32784;?#30772;。

“雪龙2”号下水现场

  目前在用的“雪龙”号极地考察船已有20多年船龄,在船体船型、动力系统、破冰能力、科考功能等方面,与国外先进的极地考察破冰船技术、完备的科学考察设备系统相比,存在较为明显的差距。同?#20445;?#30446;前只有一艘极地考察船的?#32622;媯?#20063;与我国南北极考察的现实需求和未来发?#20849;?#30456;适应。

  新建造的“雪龙2”号融合了国际新一代考察船的技术、功能需求和绿色环保理念,突破了双向破冰、智能管理、低噪声、零排放、寒区加?#21462;?#20840;回转电力推进、低温高强度钢的生产与焊?#21360;?#38043;合金设备冰区保护等17项新工艺、新技术和新材?#31995;?#20851;键技术。建成后的“雪龙2”号将成为一艘综合指标达到国际领?#20154;?#24179;的极地科考破冰船,为我国拓展极地认知、保护和利用的深度与广度提供坚实的基础保障。

  “雪龙2”号船装备了国际先进的海洋调查和观测设备,实现科考系统的高度集成和自洽,进而成为我国开展极地海洋环境与资源研究的重要基础?#25945;ā?#31185;研人员可在船上开展极地海洋、海冰、大气?#28982;?#22659;基础综?#31995;?#26597;观测,进行有关气候变化的海洋环境综合观测取样,在极地冰区海洋开展海底地形、生物资源调查。

  “雪龙2”号投入使用后,将与现有的“雪龙”船一起,初步形成我国极地考察船队,赴南北极执行科学考察和后勤补给任务。

  “雪龙2”号建设?#32784;?#36827;,从一个侧面?#20174;?#20102;我国在新时代擘画的“雪龙探极”重大工程正在稳步实施。与“长城”“中山”“昆仑”“黄?#21360;薄?#27888;山”以及“雪龙”“雪鹰?#38381;?#20123;我国极地事业发展进程中的标志性符号一样,“雪龙2”号即将掀开我国极地事业发展的新篇章。

  考察站布局取得新进展

  根据计划,目前中国第35?#25991;?#26497;科学考察队内陆泰山队正在开展泰山站配套系统工程施工,包括雪下建筑组装、安装发电系统、新能源系统、污水处理系统、融雪系统、远程无人值守供电系统等。同?#20445;?#20869;陆昆仑队一路向南,前往南极冰盖之巅——昆仑站,开展冰芯钻探、大地测量、天文观测等工作,并在南极冰盖开展分冰岭测绘,以期获得更多冰样品和数据。

搭建罗斯海新站临时建筑

  2018年2月7日,南极恩克斯堡?#28023;?#20276;随着五星红旗冉冉升起,罗斯海新站正式选址奠基,标志着中国南极第5座考察站建设项目取得阶段性成果。

  罗斯海新站所在区域是南极岩石圈、冰冻圈、生物圈、大气圈等典型自然地理单元集中相互作用区域,是全球变化的敏感区域,是极地科学考察的理想之地。新站选址奠基,标志着南极第5座考察站建设项目取得阶段性进展。在新站选址奠基?#32784;保?#24314;成能够满足34人度夏工作和生活的临时设施,为后续开展新站建设及?#32469;?#31185;研调查工作提供后勤支撑。

  罗斯海新站是国家极地考察“十三五”规划的一项重要内容,其正式选址奠基使我国在南极大陆考察站的布?#25351;?#36235;完善,必将为南极科学研究、后勤合作以及南极事务国际治理提供更大的?#25945;ā?/p>

  这些只是中国南极考察基础能力快速提升的一个缩影。依?#24515;?#26497;?#20132;?#28023;基、空基的全方位立体观测体系已经初具规模,“认识南极”的步伐正在稳步前行。

  国际合作进一步扩大

  经过中国、冰岛双方长达8年的共同探索、反?#21019;?#21830;,中—冰北极科学考察站于2018年10月在冰岛正式建成。

  考察站目前已经开始空间大气观测,未来规划打造成卫星接收、空间环境、极地海洋生态环境等综合性、国际性的观测研?#31185;教ā?#20013;—冰北极科学考察站的建立、开创了北极国家与非北极国家双边科技合作的成功范例,有力阐释了我国“尊重、合作、共赢、可?#20013;?#30340;北极政策原则和立场,为未来进一步开展北极?#20132;?#32771;察站布局提供了借鉴。

科考队员在阿蒙森海进行调查作业

  创建于2013年的中国—北欧北极研究中心(CNARC)是由我国和北欧5国共同发起的北极研究多边国际组织,是《中国的北极政策》列举的“促进各利益攸关方交流合作”4个国际?#25945;?#20013;唯一中国主导的国际性组织。目前其成员机构已扩大到18家,包括北欧5国机构10家、中国机构8家。

  2018年5月,以“北极综合海洋管理”为主题的研讨会和“北极渔业”为主题的经济合作圆桌会议在挪威成功举办。12月10日,中国—北欧北极研究中心在上海举行成立5周年学术研讨活动,回顾中国与北欧国?#19994;?#21271;极事务合作历程,展望北极可?#20013;?#21457;展的全球合作。活动进一步推动了中国与北极国家在北极研究、商业发展等领域的双边和多边合作。由知名北欧学者和中国学者共同创作出版了中英文《北极合作的北欧路径》一书,有力促进了中国和北欧北极国家对北极事务的共同认知。

  2018年,挪威国王访华团、挪威研究与高等教育部长访华团、第三轮中日韩北极事务对话代表团、?#35775;?#21271;极事务特使等重要使团来访,中挪极地研讨会、北极地区可?#20013;?#21457;展绿色方案研讨会、中芬北极互联互通合作论坛等重要国际会议的成功举办,表明我国极地考察的国际化步伐正在加快,双边和多边合作范围不断拓展,国际极地治理中的“中国声音”?#20013;?#22686;强。

  科学考察和研究取得新成就

  阿蒙森海位于南大洋太平洋扇区,是南极周边海域增暖最为显著的区域,也是环南极冰架消退最为显著的区域之一,成为继罗斯海之后又一个全球南极科考的新兴热点地区。此前,只有韩国、美国等少数国家在夏季对该海域开?#26500;?#30740;究。

  依托中国第34?#25991;?#26497;考察,我国科学家首次在阿蒙森海完成了38个站位的温?#21462;?#30416;?#21462;?#28023;流等参数的全深度观测,布放深水潜标1套,获得了阿蒙森海及其邻近海域大范围的观测数据,获取了我国南极考察史上最长的全深度海洋综合观测经向大断面数据。除了采集基础环境数据外,考察队还对海水叶绿素、初级生产力、浮游生物、磷虾、底栖生物、鸟类和哺乳动物等进行了系统调查。

  在南极考察喜获丰收?#32784;保?#20013;国北极考察再获新进展。去年,成功开展了全年度的中国北极黄河站多学科考察和环境监测;完成了中国第9次北极科学考察,对白令海、楚科奇海、楚科奇海台、加拿大海盆及北冰洋中心区域开展综?#31995;?#26597;,历时69天,累计完成88个海洋综合站位观测,在水下滑翔机、锚锭观测?#25945;ā?#27785;积物捕获器应用作业等多个方面取得历史性突破。

  北极海冰的自动观测技术是构建北冰洋观测网的核心技术。北极海—冰—气无人冰站观测系统首次投入试用,在中国第9次北极科学考察期间实?#33267;?#24067;放和应用,目前整体观测和运行状态均稳定正常,实?#33267;?#23545;北极海洋、海冰、大气界面多通量、多参数的集成无人值守观测,使我国对北极海冰的综合观测监测能力从夏季?#30001;?#21040;冬季。此外,极区大气钠荧光多普勒激光?#29366;?#25506;测系统等一批新装备研发完成,成为探索极地的新利器。

  2018年,多项国家研究项目取得了新突破。一是通过超双极光?#29366;?#32593;反演电离层参数的新算法研究,揭示了南极海洋对冰盖雪冰沉积的主要影响;二是利用冰浮标技术研究揭示了北极穿极流区海冰热力学过程;三是从基因组水平到转录组水平研究了北极微生物对温度变化的响应和适应机制;四是利用在中山站部署的首台光学望远镜——南极?#21015;?#24033;天望远?#31561;?#24471;的越冬观测数据,成功获得类地行?#24688;?#27604;邻星b”的掩食信号,增加了对极地的新认知。

  2018年已经过去,国家全面深化改革步履铿锵,自然资源部被赋予了全新的历史使命。30多年的发展和改革,也赋予中国极地考察事业更大的机遇。下一步,极地考察工作者将按照“认识南极、保护南极、利用南极”的指示精神,围?#35889;?#28982;资源部党组有关极地工作的总体思路和重要部署,不断提高工作水平和工作能力,推动极地事业发展质量变革、效?#26102;?#38761;、动力变革,加快推进极地强国建设,为人类和平利用极地做出新的更大贡献。(本版撰文赵宁)